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全媒体>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动态

菜商与天气的故事
——探访京津冀菜篮子瓦屋辛庄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3日14:27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孙楠 通讯员 马启河 王琪越

  40岁的河北省永清县瓦屋辛庄村民李智勇,每天9点都会到村里的兴瓦果蔬农民专业合作社收菜,再将菜运往北京东五环的菜市场。

  “嚯,100斤。”2月5日一早,菜一车一车运过来,李智勇把其中一筐放到秤上。春节前并不是果蔬供销旺季,已经10点多了,她才收到半车菜,但她并不着急,熟客多,不愁装不满。

  流程简单得出奇:村民开着三轮摩托车运菜来,称重后,李智勇在筐上记下公斤数和姓名,凭着惯性把筐抬上车,再在本上做标记,算钱,付款。一辆三轮摩托车运来的菜,3分钟就装车完毕了。

  隆冬时节,村里冷极了,菜商搬菜搬得手疼,他们白色的麻布手套早已磨得黢黑。面对记者的援手,瘦小的李智勇吆喝着:“我干体力活出身,不用帮忙。”

  李智勇和丈夫已经在这个合作社工作了8年。

  永清县是国家级无公害蔬菜基地县。瓦屋辛庄建的这家合作社,就是为了把县里的菜集中发往周边城市,近的送到廊坊,远的运至北京、天津。旺季,两三百辆大卡车往返,每天能运送1500吨菜。这里逐渐成了京津冀有名的“菜篮子”。

  很多村民和李智勇一样,除了种菜之外,自发搞起了运输。一年365天,李智勇两口子只有除夕和大年初一休息。每天早上9点开始收菜,下午睡觉,夜里12点运输,凌晨两点到北京,配送卸货,返回瓦屋辛庄后只能休息一小会儿,便开始第二天的收菜,风雨无阻。在京津冀区域,她运送的直线距离不过110公里,车程不到两小时,但几年下来,她甚至一次都没有去过北京城中心。

李智勇把一筐西红柿装上车,她生活的希望就在一筐筐菜里。孙楠 摄

  在她看来,挣这个辛苦钱,很危险,有时要靠老天赏脸。

  2016年末,一次大雾天气,李智勇从北京返回时,上午9点才出发,已是耽搁了行程;想着应该能赶上收菜的“尾巴”,但大雾导致交通堵塞严重,一直走到下午4点,用了近7个小时才回到村里。还有一次夜里送菜去北京的路上,遇上雪后道路结冰,高速封闭,他们被迫走普通道路,一路上车多、事故多。“我们的车在路上直打滑。我们战战兢兢地开,天亮才到。”李智勇说。

  因为是个人投资,小本买卖,两口子每年能赚10万元左右。每耽搁一天,就是一笔不小的损失,所以天气预报是李智勇每天必看的。“如果遇到雨雪、大雾、大风,我们都会提前出发,一是怕封路,二是怕下道堵车。”

  李智勇觉得,整个瓦屋辛庄的命运都和天有关。1992年,邓小平南巡,瓦屋辛庄也开始解放思想。村长从山东寿光回来后,带着大家搞起大棚种植。从72个大棚起家,发展到如今1400多个大棚,村里2000人,92%都成了棚户。本以为不种植大田作物,就可以摆脱“靠天吃饭”的窘境,没想到设施农业更需要精细化的气象服务。

  “最怕的是早上醒来发现下了一夜大雪,全家人冒着危险几天都扫不完雪,最后还有可能把棚子压塌了。”李智勇每次夜里出发时,如果发现开始飘雪,就会给左邻右舍打电话。如果可以提前在大棚上铺一层塑料布,第二天扫雪时只需把塑料布扯掉就行。

  设施农业遇到的天气问题,可不只是下雪这一种情况。永清县海泽田农业产业园区用的是现代化、集约化的农业生产模式,但在2015年华北遇到大范围雾、霾时,园区被迫把当年的任务从“保产”调整为“保活”。任凭卷帘开得再大,光照和温度也不够。园区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每个大棚里点起一排蜡烛,用小罐子罩住,24小时派人轮流值班,维持光和热。

  从那之后,廊坊市气象局为海泽田陆续安装了3台气象观测设备。园区的技术人员每天都会查看,以此调整大棚的管理方案。廊坊市气象局也以此为试点,开展大棚果蔬农业气象试验。几年下来累积了一些经验,并通过直播微课堂等方式,向周边农民辐射。

  马上就要过年了,李智勇说,今年“老天爷”特别好,没霾也没有太大的风雪。但她觉得,产量并不是特别好。“农民也说不上来原因,觉得可能是气候问题。”她希望气象和农业专家能帮助他们解疑释惑。

  不过,比起今年农作物产量和市场价格,她更担心未来的事。互联网带动了现代农业和物流的发展,更多的超市和菜场开始从网上采购,她的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我们不懂互联网技术,但必须要想想未来的路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8年2月13日二版 责任编辑:张林)

  相关新闻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