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先进表彰>表彰个人

国家卫星气象中心正研级高级工程师杨磊:
一个人的12年与7颗星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5日20:19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宛霞

  初见杨磊,他正忙着接听吉林省气象局业务人员打来的电话,因对方想在气象保障生态文明建设中参考气象卫星的监测数据,热心肠的他便从科普的角度提供素材,供他们参考。“请稍等会儿,我把材料发给他们。”杨磊一边忙碌,一边招呼记者。

杨磊在对气象卫星图进行讲解。

  “这纯属友情支持,不算我的主业。”采访开始前,杨磊开门见山,“气象卫星图像定位与配准相关科研与系统研制工作才是我的主业。”

  对于不了解卫星的外行人,这一长串的词语听起来颇有些费解。

  “比如,风云四号气象卫星传回的图片是圆盘图,我们针对每个像素,根据实时测量数据,计算出图像上每个点的准确经纬度。”杨磊进一步解释,“假设某地着火或者判断台风位置、路径等,要判断出具体经纬度。如果发生地在北京,但计算得出发生地在天津,这就有很大误差,影响后续工作。可以说,这是一项非常基础的工作。”

  自2006年博士毕业到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工作以来,杨磊一直在气象卫星地面系统研制一线从事图像定位与配准工作。12年间,他从一名普通科技人员成长为中国气象局科技领军人才和气象卫星地面系统主任设计师。这一切的背后是他无数次面对海量数据枯燥与乏味的计算与加工,是持之以恒的坚守,更是从量变到质变的完美蜕变。

  “在常人看来,这项工作很枯燥、没有意思,但每一个卫星资料用户都会用到我们定位的数据,这很有成就感,也非常有意义。”杨磊坦言。

  刚来气象局时,杨磊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参与风云三号A星外场校飞试验资料定位,连续出差70多天,辗转于云南思茅、敦煌、兰州三个机场,每天只做一件事——校飞定位,从那时起,他便对这项工作的枯燥有了初步认识。

  他还记得,新同事曾两次向他哭诉工作乏味,缘由是历时一年多做风云四号A星热形变模型仿真数据,每天面对电脑、机器和数学公式,感觉“生无可恋”。而他作为过来人和团队带头人,在理解同事“境遇”的情况下好言相劝,用自己的切身经历和实际行动言传身教。

  他更记得,自己尊敬的老前辈许健民院士在历时多年做完风云二号C星资料定位后,曾两次提到风云二号自旋稳定定位时激动得当场落泪。这情景,本就感性的他至今回想起来仍会红了眼眶。

  翻开许院士写的、至今被保存完好的资料“风云二号定位中的几何问题”,杨磊说,“写的像教科书一样,里面的公式推导、概念对于我的工作有很强的指导性。现在许院士70多岁了,每天还来上班,老一辈科学家做事情的态度令人尊敬。每当我想放松一点时,想想许院士的敬业精神,就更加想要坚持下去,不能懈怠。”

  凭着这股子韧劲,杨磊及其团队自主创新突破了风云四号A星地面应用系统图像定位与配准关键技术,研制了地面应用系统工程图像定位与配准系统静止轨道三轴稳定卫星地面系统,定位精度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图像定位与配准关系到风云四号A星地面系统的成败,且该技术是各国卫星资料处理的核心关键技术,美国经历了五颗三轴稳定静止卫星(GOES 8-12)才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方案、方法都高度保密,可以说是世界性难题。”对于仅通过风云四号A星一颗卫星即攻克定位的关键技术难题,杨磊笑言国家卫星气象中心是在国内该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团队。

  然而,他也不忘正视目前存在的差距。“在卫星资料定位上,我们和美国还有一定差距,目前,美国的卫星定位精度偏差已达到一公里,而我们的定位精度偏差是两公里。未来几年内即将发射风云四号B星和C星,我们将力争使卫星定位精度偏差达到一公里。”杨磊信心满满。

  在采访中,杨磊时不时查看办公室里的一台电脑。“作为显示接收端,这台电脑可实时监测风云四号的图像定位与配准,我们可以及时了解图像定位与配准质量的好坏。你看,目前卫星正在对地球进行实时观测。”看到数据处理准确无误,杨磊显得很兴奋。

  从风云三号A星、B星、C星、D星,到风云四号A星、高分四号卫星和碳卫星,杨磊亲身经历了7颗卫星的图像定位与配准相关科研与系统研制工作。“未来可预见的几年里,还有至少两到三颗卫星需要我们做好图像定位与配准工作。”循着卫星定位精度达到一公里的目标,科研路漫漫,但前路可期,杨磊说自己已做好了准备。

  (责任编辑:郝静)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