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先进表彰>表彰个人

乌鲁木齐沙漠气象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陈峰:
跑遍半个地球研究大树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5日20:05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 李志宏

  “没有自治区气象局这个大家,就没有我自己的小家。”这是陈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进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局第一天起,陈峰便将“科研无捷径,工作无小事”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凭借着扎实的专业知识和满腔科研热情,完成了一系列先进水平研究。

  这位南方小伙扎根偏远边疆数年,足迹遍布我国各地及中亚各国,用他的科研成果反演了过去400多年的气象变迁,为我国气象事业高深领域研究带来了一股“青流”,如今,他正在影响和带动着一批年轻的新疆气象人问鼎科研新领域。

陈峰对树木取样进行研究。

  婉拒同行业发出的“诱惑” 初心不改

  皮肤黝黑、笔直的短发,80后的陈峰透着一股同龄人少有的老成之气。在同事眼里,陈峰对树木年轮研究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为了完成课题,他经常加班至凌晨,累了将办公室椅子拼起来眯会儿,然后又通宵达旦地写论文,天亮后,洗把脸继续做研究。每年一进入夏季,他就只身前往原始森林深处,冒着生命危险,开展科研工作。

  在他的带动下,自治区气象局树木年轮与气候变化研究在我国达到先进水平,走出国门扩展了树轮气候研究边界,产生了重要的国际影响力。他先后收获了谢义炳青年气象科技奖、第十五届涂长望青年气象科技奖一等奖、世界气象组织青年科学家研究奖,并入选中国气象局气象青年英才计划和自治区青年科技创新人才培养工程。

  近年来,随着陈峰研究成果登上世界级刊物,他的影响力迅速提升,很多单位向他发出邀请,其中一家单位抛出年薪30万元、处级实职和在一线城市一套住宅等“诱惑”,但丝毫没有撼动陈峰扎根新疆的心。他说:“我的事业在新疆,是自治区气象局惜才、爱才的环境成就了我,我要充分利用好这个平台把新疆树木年轮研究工作做大做强。”

  与死神多次“交锋” 逐梦不止

  高寒缺氧、崇山峻岭,对于长期野外采样的陈峰来说,危险也如影随形。三年前,他和同事前往喀纳斯原始森林采集样本时,与正在觅食的两只雪豹正面相遇,四目相望,雪豹龇牙咧嘴,不时发出“哧哧”声向他们靠近,对视十多分钟后,雪豹终于放弃进攻,大摇大摆地离开,他们才如释重负,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在高原野外的原始森林里采样,涉足的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经常行走在悬崖峭壁之上,加之每次外出的时间有限,为了多采集一些树轮样芯,陈峰经常摸黑前行。一次在塔吉克斯坦采样完后已到了次日凌晨,疲惫不堪的陈峰就地休息到天亮时,才发现脚下就是万丈深渊,湍急的泽拉夫尚河从山崖下奔腾而过。

  高原、雪山、原始森林,是令人生畏的“苦寒之地”,却也是开展相关树木年轮工作的绝佳之所。近10年来,陈峰的足迹遍布全国16个省区和中亚各国的无人区,寻找雪岭百年以上的云杉树。“最适合研究的树木都在海拔最高的山顶,在缺氧的环境下我们举步维艰,经常啃着干馕,喝雪水,有时候在深山里苦苦寻找一个星期,才能找到一棵适龄的树,但高原也是雪崩、融雪性洪水高发区,我都说不清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说到这里,陈峰淡淡一笑。

  与喜欢的事业“共舞” 快乐不减

  在干旱半干旱地区,如果当年气候相对湿润,树木年轮会稍宽,如果相对干旱,年轮则较窄,要精确到具体年份,就需要在显微镜下对着采样“数圈圈”。在别人看来非常枯燥的工作,但陈峰深深地爱着这份职业。

  陈峰所使用的专业工具,是从古树干上采集的一段比筷子粗的长条形样本。“每天就拿着这权木条,放在显微镜下数,有时候一数就是一上午,特别费眼睛。”陈峰说。他们还要用专业的仪器按照年轮对样本进行分割,比如树龄两百年的样本,就得分成200份,然后得出每一年年轮的宽度、灰度、密度、细胞、同位素等参数变化。

  就这样,陈峰和同事花了近6年时间,开展的研究《从树木年轮以及北大西洋和印度洋的关系推断中亚西部天山426年的干旱历史》获得了2014年度世界气象组织(WMO)青年科学家研究奖。也就在这短短的6年间,他完成了国内第一个Dendro2003树轮密度分析仪的调试,与同事利用该仪器对树轮密度进行研究,重建了中国北方和中亚多个地区的温度序列,其中斋桑湖地区温度序列长度达到了400年,成为目前最长的国内利用树木密度重建的气候序列。

  在乌鲁木齐沙漠气象研究所树木年龄研究室内,看着房间里堆满的树木标本,陈峰有说不出的成就感:“这里的树木标本平均年龄都在300年左右,最古老的是2006年在西藏昌都采集到的一棵柏树标本,距今已有1321年历史了。”

  2017年初,自治区气象局破格提拔陈峰为乌鲁木齐沙漠研究所副所长。面对身份的转变,陈峰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提升新疆树木年轮研究在世界的影响力和话语权,用研究成果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亚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均受到水资源困扰,今后我们将加强与中亚各国合作,通过树木年轮研究,对中亚国家水资源净流量进行重建,通过对水资源的评估,了解各地发展潜力,为地方工作、农牧业发展提供参考。”他说。

  (责任编辑:郝静)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