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先进表彰>表彰集体

上海台风研究所:
坚持一种“度”的追求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3日16:56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 冯丽丹 记者 王瑾

  这是一个很有“高度”的团队。硕士起步,47人中近一半为博士,这里有“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也有“全国五一巾帼标兵”;团队中潜伏着一支荣获青年五四奖的“野外观测青年突击队”;作为全国唯一从事台风气象研究的科研机构,这个团队因对防灾减灾的突出贡献,被授予台风委员会最高荣誉奖——金塔纳减灾奖。

  这个团队对自己的定位是:我们只是一群和台风较劲儿的人,是有“态度”的追风人。

中国气象局上海台风研究所工作人员合影。

  这,就是中国气象局上海台风研究所(简称台风所)团队。

  精度

  对于团队成员李泓来说,每一次预报过程,都是一场追求更高精度的进阶战。

  “有台风的时候,预报平台设有‘数值预报’值班岗,为台风业务预报服务提供技术保障。我们更了解模式本身的性能,可以为首席预报员提供更有效的台风预报建议。”

  但一年中更多的是没有台风的日子,陪伴大家更多的是数据、程序、代码。他们需要把大量探测数据资料写进程序,通过高性能计算机运转输出,最后绘成图片,成为可供参考的客观预报产品。这几年来,华东区域高分辨率数值预报不同种类的产品数量已高达上百种,模式空间分辨率不断提高,从9公里到3公里,再到1公里,不断满足精细预报需求。目前,华东区域数值预报系统因为其精准性,已成为预报员眼中的“香饽饽”。

  模式的开发是一个需要耐得住寂寞的过程,而业务模式的运维更需要有人24小时“随时待命”。一旦出错报警,运维人员必须第一时间迅速查找和解决问题,保证数值预报产品的及时发布。

  功夫在外,精益求精,这是一种追求。

  速度

  “跑赢台风,我们一直在追求速度,快点,再快点。”这是有着多年野外观测经验的“老兵”——赵兵科的心声。

  十年间,行程十余万公里。赵兵科和他的野外观测小伙伴们,多次深入台风登陆点,顶着15级以上的狂风巨浪,只为获得第一手台风观测资料。

  台风去哪里,他们就往哪里追。他们总是赶在台风前,驾着那辆载满GPS探空系统、风廓线仪、微波辐射计等“法宝”的移动车,先行一步到达预计登陆点。

  追风在外人看来是件刺激好玩的事。但亲历其中的赵兵科会告诉你,追风有多艰难。比如放探空气球,平时几分钟就能完成充气,在狂风暴雨中,或许需要充上半个小时;也或许气球刚充满气,就会被一阵狂风带跑。每当此时,只能振作精神再来。“一般情况下,3小时放一次球,台风登陆这一夜,基本不睡觉。”赵兵科说。

  从2007年的“圣帕”到2017年的“泰利”,赵兵科和同事一直在“加速度”和台风赛跑。他们离台风越来越“近”,获取了大量宝贵的第一手观测资料。在此基础上,台风所近五年先后承担了20余项国家级科研课题,在台风结构、强度及台风极端降水成因等领域取得了一大批原创性成果,在国际著名SCI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为提高台风预报准确率奠定了基础。

  但他们不满足于此。今年追台风“泰利”期间,台风所首次尝试使用了无人机探测。未来三年,他们的目标是将台风野外观测从陆地扩展到近海,拓展到远洋。

  挑战速度,无限激情,这是一种追求。

  深度

  虽然全世界的气象科研人员孜孜不倦地研究台风,但人类对台风的了解或许仍是冰山一角。台风所研究员李永平说,这些年,他们一直在努力走入“台风的深处”。

  为了更深入分析海洋和大气的相互作用关系,李永平有事儿没事儿就会翻看各类海洋资料集,琢磨海洋环境。某个典型的台风来了,就聚精会神地搜集来自卫星、海上浮标的海量观测数据,放到计算机里进行模拟实验,不断改进台风海气耦合模式。这些年,他们仔细研究台风变化的不确定性,研究出台风路径、强度、风、雨的集合预报产品;也尝试在国际上率先开展火箭探测台风等新技术,多项科研成果取得重大突破。

  然而,研究走得越深,难度也就越大。“目前对于海上台风强度的预报一直停滞不前,这在国际气象领域始终是个难题。”

  五年来,台风所一直在啃这块“硬骨头”。他们与国家海洋局有关部门合作,开展“台风强度和海洋环境”系列课题研究。通过海气相互作用物理过程研究,他们从更深层次揭示了台风和海雾边界层大气湍流能量输送方面的一些新事实,有效提高了对台风强度的模拟和预报能力,应用参考价值极高。

  潜心为道,不欲以静,这是一种追求。

  探索自然规律时的务实态度,探求科技新知时的创新态度,开展基础研究时的严谨态度……这群有“态度”的追风人正凭借实力逐步在国际台风舞台上显露锋芒,而他们对科研“高度”的追求,也将永无止境!

  (责任编辑:郝静)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