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4年以来,中国气象局已经连续举办了11届气候系统与气候变化国际讲习班(ISCS),讲习班采用全程英语授课,邀请了超过80位世界知名专家为1500多名来自科研机构、高校和气象部门的学员开展培训。自2007年起,中国气象局开始邀请亚洲和非洲的学员参加培训。这个讲习班的开办初衷和内容是什么?对提升应对气候变化能力有何帮助?学员评价如何?就这些问题,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巢清尘及中外两名学员分别接受了中国气象网和新华网的联合采访。

  联合媒体:中国气象网 新华网

  嘉    宾:巢清尘 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

            让·保罗 (Jean Paul NGARUKIYIMANA)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气象学硕士生

            杨佼 中国科学研究院寒区与旱区研究所硕士生

  主 持 人:中国气象报记者郝静 通讯员孙源

  摄    影:李响

  邀请世界知名专家 讲解科技前沿热点

  每届讲习班持续两周,邀请五到六位国际知名专家作为授课教师,采取全程英文授课的方式。IPCC评估报告工作组的联合主席、主要作者作为我们授课教师的首选。再者,会选择一些来自国际机构的科学家授课。另外,我们也会选择一些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的科学家作为授课教师。根据秦大河院士和其他气象专家的推荐,我们建立了专家库,根据当年气候变化的热点关注内容来确定讲习班的授课重点和邀请授课教师。

  多手段加强人才培养 提高气候能力建设

  除了举办了十一届的气候变化讲习班,我们还有一个举办了十届的知名论坛,是每年4月份的亚洲区域气候监测预测和评估论坛(FOCRA),其中包括一个面向国内和亚洲地区的培训班。北京气候中心作为WMO亚洲区域气候中心,有义务承担亚洲区域气候能力建设和人才培养的职责,因此人才培养工作我们会持续做下去。除此之外,我们还与高校加强合作,承担一些国际合作项目,从而提高自身能力建设。

  赋予科研活力 提供更多实践机会

  国外学员:此次讲习班为国际学员提供了理念共享、探讨科学和交流经验的平台,赋予了科学研究以活力。希望分组讨论时能将不同国家的学员分到一组。另外,希望讲习班将来能多增加一些如运用气候模式这类的实际操作课程,能让更多不同机构、不同国家的年轻学员来参加,这非常利于他们更全面地看待问题、更有益于将来的科学研究工作。此外,我希望讲习班能想办法让学员将所学知识运用于实践中,并对其进行考核或评价,如果合格,为他们提供一些工作机会或颁发证书等。

  建立科研信心 学员间增强互动交流

  中国学员:通过此次讲习班,我们能与国际上非常知名和顶尖的气象科学家进行近距离接触、与他们一起讨论科学问题,对于我们自身建立科研信心有很大帮助。在学术方面,这些科学家将专业知识更深入浅出的为大家做讲解,每一个专题它都有自己的亮点,有助于我们对于自己专业相关的知识有一个系统性认识,对于我们建立学习框架有很大的帮助。

  自2004年以来,中国气象局已经连续举办了11届气候系统与气候变化国际讲习班(ISCS),讲习班采用全程英语授课,邀请了超过80位世界知名专家为1500多名来自科研机构、高校和气象部门的学员开展培训。自2007年起,中国气象局开始邀请亚洲和非洲的学员参加培训。这个讲习班的开办初衷和内容是什么?对提升应对气候变化能力有何帮助?学员评价如何?就这些问题,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巢清尘及中外两名学员分别接受了中国气象网和新华网的联合采访。

  联合媒体:中国气象网 新华网

  嘉    宾:巢清尘 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

            让·保罗 (Jean Paul NGARUKIYIMANA)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气象学硕士生

            杨佼 中国科学研究院寒区与旱区研究所硕士生

  主 持 人:中国气象报记者郝静 通讯员孙源

  摄    影:李响

  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巢清尘接受采访。

  记者:自2004年以来,中国气象局已经举办了十届的气候变化讲习班,今年是第十一届,那当时决定开展这个培训的初衷是什么?

  巢清尘:从2004年开始,气候变化问题逐渐成为全球关注焦点,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已举办围绕气候变化主题的讲习班,为了让国内对气候变化感兴趣的科研业务人员掌握更多世界前沿的气候科学理论与气候变化相关知识,提高科研水平,更好地与发达国家气候变化研究接轨,中国气象局决定开办气候系统与气候变化讲习班(ISCS)。当时,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正在组织第四次评估报告,时任中国气象局局长的秦大河院士作为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的联合主席,倡议推动了讲习班的开办。

  记者:ISCS是如何开展的?特点有哪些?

  巢清尘:每届讲习班持续两周,邀请五到六位国际知名专家作为授课教师,采取全程英文授课的方式。学员主要面向从事气候变化方面研究和业务的年轻科学家。针对大家英语水平的不同,从第二届开始,为每个班的授课老师配备了一名助手,这名中国助手会利用每节课四分之一的时间带领学生梳理授课老师的讲解重点和要点。另外,开课前,会给学员发教材,这个教材是在开办之前与授课老师联系,请他推荐的一些参考文献,有助于学员提前学习,深入地领会老师讲解的内容,能更有针对性地提出一些问题。除此之外,根据实际授课内容需要,还会开展实践操作课,让学生上机进行数据演算和程序应用。如2008年在甘肃开办的ISCS上,一位加拿大教授讲解气候变化的检测归因,我们提供了甘肃气象的部分数据,供老师指导学生进行上机演练。课后,我们会听取学员的反馈建议,尽可能地去改进和提高。

  归纳起来,ISCS有三个特点:第一就是气候变化是知识交叉性很强的学科,涉及到气候、能源、经济、法律、政治、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另外涉及很多前沿的科学问题,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交叉性很强的科学体系。ISCS聘请世界知名的专家让更多的人来了解、熟悉气候变化的热点问题。第二是2004年关于气候变化适应和减缓方面的培训班在国内较少,但发达国家比较流行。这种形式更好地将气候变化最前沿的知识理论培训与中国的气候变化工作结合起来。第三个特点是用有限的经费邀请5至6位国际知名专家,能让更多的国内学员在较短时间内更系统地掌握国际前沿科学知识,效率和资源利用较为集约。同时,学员来自多个学科研究领域和机构,可以接触到平时研究领域以外的知识,既拓宽了知识面,也增加了学员间的交流。

  记者:  每届学员大约有多少人?怎样报名?国内的学员主要来自哪些机构?培训的内容主要在哪些领域?

  巢清尘:每届讲习班的学员基本上在150人左右,规模大的时候将近200人。采取自己报名的方式。国家气候中心会在每年4-5月份在相应的一些网站上发出第一轮通知,在6月份左右还会发第二轮通知。学员主要来自各级气象局系统、各科研机构(中国科学研究院等)、高校系统(清华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和与气候变化相关的一些部委(如环保部、水利部等)。

  总体来说,ISCS的培训内容主要是气候变化相关领域的知识,基本包括气候系统过程及相互作用、气候变化和气候预测、冰冻圈气候与气候变化、大气化学与气溶胶的气候效应、气候变化适应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系统五个方面。

托马斯·斯托克(左三)和陈德亮(右二)被授予第11届ISCS特聘教授。庄白羽摄影

  记者:ISCS如何选择授课教师?

  巢清尘:如上所提,这个讲习班产生的背景与IPCC相关,因此IPCC评估报告工作组的联合主席、主要作者作为我们授课教师的首选。如此次的特聘教师托马斯·斯托克,他是IPCC第五次评估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瑞士伯尔尼大学气候与环境物理学教授。再者,会选择一些来自国际机构的科学家授课。例如此次聘请了瑞典哥德堡大学地球科学系终身教授、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陈德亮来为学员授课。另外,我们也会选择一些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的科学家作为授课教师。

  根据秦大河院士和其他气象专家的推荐,我们建立了专家库,根据当年气候变化的热点关注内容来确定讲习班的授课重点和邀请授课教师。大概在每届讲习班前的半年左右,确定好人选后,会给这些专家发邀请函,如遇变动会随时调整。

  记者:大部分学员是来自亚洲和非洲的吗?

  巢清尘:应该说大部分学员主要来自国内。从2007年开始,开始邀请亚洲和非洲的学员参加培训。因为气候变化本身就是全球比较关注的话题,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担负更多的责任,有责任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来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国际学员主要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的留学生,从2007年开始,到现在大概有120名国际学员参加了ISCS讲习班。

第十一届气候与气候变化国际讲习班在京举办。 庄白羽摄影

  记者:十年来,ISCS对于提高我国气候等相关领域科研人员的水平肯定是有很大的帮助,它主要是体现在哪些方面?

  巢清尘:在讲习班的开展过程中,世界知名专家作为授课老师将他们的研究、思路和想法带给学员,对学员知识面和视野的拓展很有帮助。再者,在开班前,这些授课老师为学生推荐的书目和文献,更直接和有效地帮助学员掌握研究方法,使他们能更有针对性的运用到工作当中。另外,来自多个研究领域的学员和老师在讲习班期间建立了良好的沟通和交流,形成一些研究团队,这对他们课下的研究和实际工作都有所帮助。尤其对将要毕业的高校学生,在选择研究方向和择业方面也提供了一些参考。

  记者:这是否有利于提升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巢清尘:对,人才培养是提高气候变化能力的一个重要手段。在提高气候变化能力中,人才是关键,虽然我们现在整体的科研能力和应用能力不断提高,但我们和国际先进水平还是有一定差距。比如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的文献引用,我们的引用率普遍不高,侧面反映了我们距离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因此,通过更好地与国际顶尖专家的交流与合作,实际上就是直接对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北京气候中心作为WMO亚洲区域气候中心和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阵地之一,在人才培养和能力建设方面有哪些举措?

  巢清尘:除了举办了十一届的气候变化讲习班,我们还有一个举办了十届的知名论坛,是每年4月份的亚洲区域气候监测预测和评估论坛(FOCRA),其中包括一个面向国内和亚洲地区的培训班。北京气候中心作为WMO亚洲区域气候中心,有义务承担亚洲区域气候能力建设和人才培养的职责,因此人才培养工作我们会持续做下去。除此之外,我们还与高校加强合作,承担一些国际合作项目,从而提高自身能力建设。

  在能力建设上面,北京气候中心作为世界气象组织的亚洲区域气候预测的产品中心和极端气候监测中心,在气候监测方面涉及的更多是全球气候监测工作,气候预测方面以东南亚地区为主。我们有BCC网站,经常发布气候监测、预测、影响评估和气候变化的产品,提供给亚洲和世界其他国家一些指导和相关信息。除此之外,国家气候中心还承担了IPCC第一工作组的技术支持,以及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办公室的技术支持,为国内的研究和业务工作开展了很多有效努力。

  记者:未来如何发挥区域中心的作用,加强国际交流培训?

  巢清尘:我们会不断积累总结经验,更努力地做好目前国际交流培训工作。目前,随着我们能力的不断提高,国家气候中心的一些专家也在国外培训班担任授课教师,我们将自己的科研经验和成果传递给其他国家,从而加强沟通和合作。除了培训外,我们也在积极探索如何研究开发更完善的英文气候产品制作工具,例如针对某个区域的干旱或极端气候监测系统,希望能输出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共同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ISCS中外学员访谈现场。

  记者:首先,请您简单做下自我介绍。您是第一次参加气候与气候变化讲习班吗?

  让·保罗:我是让·保罗,来自卢旺达,现在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气象学硕士研究生,目前的研究方向是东非极端天气分析和其与气候变化的联系。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国际气候讲习班,对于我非常受用和重要。

  记者:您从讲习班中学到了哪些知识?

  让·保罗:我从这个讲习班中学到了很多,如气溶胶和气候变化、气候科学演化和气候模式、IPCC评估报告的相关知识等等。这些世界顶尖专家的理念和想法使我受益匪浅。

  记者:您了解卢旺达有多少研究人员参加过ISCS的培训吗?

  让·保罗:有一些。卢旺达去年有一位、今年有两位参加了ISCS的培训。

  记者:杨女士,您现在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杨佼:我是来自中科院寒区与旱区环境工程研究所的(简称寒旱所),我主要做冰冻圈与气候变化的研究。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利用冰心的待用指标记录来恢复古气候变化,为现代气候变化的研究和未来气候的预测提供一个基础性的研究工作。

  记者:你从这次讲习班中学到了哪些?对提高自己的科研水平在哪些方面有帮助?

  杨佼:我觉得有很大帮助。通过此次讲习班,我们能与国际上非常知名和顶尖的气象科学家进行近距离接触、与他们一起讨论科学问题,对于我们自身建立科研信心有很大帮助。在学术方面,这些科学家将专业知识更深入浅出的为大家做讲解,每一个专题都有自己的亮点,每位老师都讲的很好,有助于我们对于自己专业相关的知识有一个系统性认识,对于我们建立学习框架有很大的帮助。如托马斯·斯托克为我们讲解了IPCC评估报告的相关知识;陈德亮老师将气候模式和未来地球计划做了详解;还有很多其他非常令人深刻的讲座使我们更好地了解目前科技前沿热点。

  记者:您认为ISCS 是否有助于开拓您的视野、提高您的科研水平?

  让·保罗:是的,此次讲习班对我将来的科研工作和基础知识非常有帮助。我从中学到了自然与社会的关系、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以及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类知识。这次讲习班中,我了解到有很多学员利用不同的模式进行研究,我们可以相互交流借鉴。学员之间、学员与这些专家之间可以相互合作、相互促进将来的研究工作。

  记者:您如何评价此次讲习班?有什么建议?

  让·保罗:我从多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此次讲习班为国际学员提供了理念共享、探讨科学和交流经验的平台。我认为,这个平台带来的经验交流和理念共享赋予了科学研究以活力。在此,非常感谢此次讲习班及这些专家的讲座。建议方面,我希望能在分组讨论时大家积极发言,分组讨论能将不同国家的学员分到一组。希望讲习班将来能多增加一些如运用气候模式这类的实际操作课程,能让更多不同机构、不同国家的年轻学员来参加,这非常利于他们更全面地看待问题、更有益于将来的科学研究工作。举个例子,在这次讲习班期间,我被很多学员问到气温持续上升、气候变化、卢旺达与中国的空气污染对比等问题,如果我们有机会与其他学员、教授、官员等合作进行研究就能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此外,我希望讲习班能想办法让学员将所学知识运用于实践中,并对其进行考核或评价,如果合格,为他们提供一些工作机会或颁发证书等。

  记者:对于提高讲习班的成效,有哪些建议?

  杨佼:我是第二次参加ISCS讲习班,第一次参加是两年之前的时候,就我自身感觉,时隔两年讲习班的变化不大。另外,讲习班的受众局限性较大,主要针对的是气象系统,其他知道这个讲习班的人并不多。另外,是否可以把讲习班的时间做些调整,因为在西部我们非常愿意参加这样的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但是每年的7月份都是寒旱所要去野外工作的时间,所以很多想来的学员参加不了这个讲习班。更希望讲习班能去一些高校里进行培训,让更多更加年轻的力量来加入到这个学习中来。除此之外,我们与那些授课的气象专家只是局限在课上的讨论,是否有办法让学员和教师之间有更深入的交流和接触。另外,在分组讨论的时候,能否不把国际学员和国内学员分开讨论,让我们能一起讨论,有助于拓展思路。如果政策和资金允许的话,是否可以在培训期间多提供些实践机会,让我们学员将所学内容运用起来。

  让·保罗:是的,希望能让国际和中国学员一起进行讨论,让学员之间合作做些科研项目,另外应该让更多国家的人了解和参加这个讲习班,下次我希望自己还能来参加!

  (责任编辑:郝静)